父亲终生从事教育工作

2018-08-12 04:19

林泽龙终身从事教育工作,退休前任海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现省教育研究培训院)所长,参加全国高中语文教学大纲的制定和全国统编高中语文教材的编写,主持或参与数项全国重点课题的研究与实验,2001年6月被国务院批准为政府特贴专家;1996年8月和1997年9月被海南省人民政府分别评为省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和特级教师。退休后仍活跃在关心下一代工作、社会科学研究以及广播电视评论工作等社会平台上,还多次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建言献策。

林泽龙祖籍湖南省常德市,其家族世代以耕读为生。祖父为晚清秀才、乡村私塾教师。他的父亲沈克家1935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外语系,从一个农村放牛娃成长为湖南著名的教育家和学贯古今中外的学者。

“这套书120万字,至今没出现任何差错。”林泽龙手捧《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史》,颇为自豪地说,自己身为这套书的特约编辑,曾接连审稿三遍。

不嗜烟酒不“搓麻”,节衣缩食添书香。是这个家庭的生活写照。他们家的书房非常壮观,四面墙壁都是书柜,里面陈列着各类图书,内容涉及政治、教育、文化、历史、语言、心理、文学、美学及工具书等,比较醒目的有《中华思想宝库》《中华儒学通典》《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等。书房的地上和杂屋还堆满了书籍和报刊,每间卧室也都有书柜或书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书架。

“我的书房十分拥挤地陈列着约4000册图书。这些书是我们家族文化的核心和传家宝。”让林泽龙欣慰的是,在书籍的滋养下,全家人在事业和学业上都有所建树。在旅游行业就职的儿子因业绩突出,曾获得“善待游客标兵”、优秀导游员等诸多荣誉;他喜爱读书、写作,是海南主要景点解说词的主要撰稿人之一。还未成年的孙女也是个十足的小书迷,放假后到书店找她准没错,她的零花钱几乎全花在了买书上。

林泽龙勤于创作,至今笔耕不辍。曾主编、参编各类著作200多本,约2000万字。先后审定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史》《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在内的各类书籍400多本,约4000万字。

“听母亲讲,父亲读书异常勤奋,上洗手间还在背英语词典。”林泽龙说,抗日战争时期,全家人进山躲避日本人用飞机丢下的炸弹。除了他这个宝贝儿子,父亲怀里还抱着一捆珍贵的线装书,用白色土布包着。这个“书包”在日本鬼子疯狂轰炸扫射之际落到了山脚下,父亲又冒着生命危险把它捡了回来。

居住的小区离万绿园很近,林泽龙却很少像别家退休老干部那样出门散步、健身。除了外出参加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活动,他几乎全天“宅”在家里。“他每天守在书房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老伴心疼他,希望他出门活动活动手脚,他总是说,“没时间啊。还有好几篇文章没写呢。”(记者 许欣)

“我父母对子女慈爱而不骄宠,宽厚而不放纵,严格而不苛责,为子女的成长创造了一个十分和谐的家庭环境。”林泽龙说,在父母的身教示范和精心培养下,一家4代人有13人从事教育工作(加上配偶和曾经从教的则为20人)。

父亲和母亲感情甚笃,因母亲是独生女,开明的父亲给林泽龙取名时,让他随了母姓。

“我父亲曾担任湖南中医学院图书馆馆长,被人称为‘活字典’,别人询问哪本书在哪摆放,甚至问哪本书中有哪句话,他都能回答出来。”林泽龙说。

林泽龙说,父亲毕业后谢绝同学出国留学的邀约和著名学者吴宓向湖南大学的亲笔推荐,返回石门老家陪伴母亲,并参与创办石门九澧中学(现石门县一中),后至临澧县省立十四中和常德市省立四中执教。建国前参加中共地下党,建国后任常德市一中首任校长。父亲终生从事教育工作,曾参与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大型工具书《辞源》的修订工作。